首页>研究>公益研究中心>研究动态>正文

研究 /

Research

美国慈善事业对大额捐赠的依赖性增加:富人慈善的悖论与启示(二)

  


       本文节选自《“美国梦”的破灭与修复:富人慈善的悖论与启示》,刊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9 年中国慈善发展报告(慈善蓝皮书)第 430-462 页。作者程芬,葡京集团游戏网站公益研究中心总监。

  美国已经成为贫富分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其社会流动性在近 30 年几乎处于停滞状态。一些超级富豪意识到阶层固化的趋势将让社会分裂、带来不可挽回的危机,他们选择了慈善事业,试图通过捐出巨额财富进行社会创新、促进经济流动、重振美国梦。

  但是事情没有这么简单:首先,劝说富人放弃财富和特权并不容易;其次,散财也需要智慧,改变世界不仅需要资金,还需要对社会问题的洞察和各方的持续努力;最重要的是,未触及不平等的制度根源的慈善事业,难以避免系统性失败的前景。

  本文认为,社会应该欢迎和引导慈善家投入更多资源支持深层次的社会变革,通过破坏性创新力量,探寻一个兼顾公平正义和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二、现状:美国慈善事业对大额捐赠的依赖性增加

  随着财富集中的加剧,一些超级富豪为慈善事业贡献了越来越多的捐赠资源。2018年 10 月,福布斯在公布美国 400 富豪榜的同时,也设计了一套“慷慨指标”对 400 富豪榜进行排名。位居榜首的是“捐赠誓言”联合发起人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两人累计捐款额分别为 358 亿美元和 351 亿美元。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则以 320 亿美元排第 3位。与此相印证,苏珊·沃尔夫·迪特科夫(Susan Wolf Ditkoff)等人发现,美国最富有的 2000 个家庭支配 4.2 万亿美元财富,这一数字是八年前的两倍。这些美国人大多数年龄较大,通常都会捐出巨额资金,在 2017 年捐赠额约为 450 亿美元。

  根据《美国捐赠报告》(Giving USA),2017 年全美捐赠总额为 4100 亿美元,按通货膨胀调整后,这个数据几乎是 40 年前的三倍。报告还说,全美总捐赠收入和家庭捐赠都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但是另有实证研究指出,小额捐赠者和中等水平捐助者的参与度和捐赠金额均在下降,这表明美国家庭捐赠的增长主要来自高收入阶层捐赠的增加。城市研究所(Urban Institute)证实,在慈善机构收到的捐款中,来自收入更高、财富更多的人的捐赠占很大比例。他们估算,2018 年收入位于前五分位的人将捐出 1930 亿美元,这个数字将占到美国家庭捐款 3060 亿美元(估计数据,不包括地产或基金会捐赠)的 63%;美国税收政策中心(Tax Policy Center)的测算也得出类似结论,称前 1%的纳税人估计会捐赠 800 亿美元,占 3060 亿美元的四分之一以上。

  根据笔者对美国历年捐赠数据的整理分析,发现最慷概的 50 个慈善家从 2005-2017年共捐赠了 1481 亿美元,这个数字超过同期全美捐款的 3%(表 1)。

  但是,这些慈善家的慷概不能掩饰更多超级富人未将其财富回馈社会的现实。2018年福布斯 400 慈善榜的分析显示,36 位亿万富翁的累计捐赠(不含承诺捐赠)超过 10 亿元,但是还有 88 位超级富豪的累计捐赠额低于 3000 万美元(福布斯 400 在 2018 年的门槛是 21亿美元,平均资产 72 亿美元)。从其捐赠额占财富总额的比例来看,105 人低于 1%。该榜单设定,捐赠总额超过 10 亿美元或捐赠额占其总净值 20%以上的可以得到最高分(5 分),经计算这样的人只有 29 个。(详见图 2)

  

  美国慈善纪事报(The Chronicle of Philanthropy)也专门研究过福布斯"400 富豪"的慈善行为,发现前十位都有过大额捐赠纪录。但其他人没有这么慷慨。对照 2016 年和 2017年的两份榜单,“400 富豪”中只有 32 人入选“慈善 50 人”,他们在这两年的捐赠额是 138亿美元,占其私人财富总额的 2.78%(详见表 2)。这组对比“表明美国很多最富有的人并不是大额捐赠者”,也不排除“有人匿名捐赠或没有向公众或慈善纪事报公开披露他们的捐赠数据。”

  

  另一方面,慈善遗产被严重忽略。城市研究所对照富人遗产税的申报数据和生前五年捐赠抵税数据分析发现16,很多超级富人生前五年有不菲的慈善捐赠,尤其是拥有 1 亿美元以上财富的人群,超过 90%的人在生前最后五年都逐项报告了慈善捐款。奇怪的是,很多生前慷概捐赠的人在遗产分配方案里完全没有“慈善”的影子——尽管遗产捐赠比他们生前的捐赠能享受更多税收减免额。整体来说,研究对象在生前五年的捐赠占其资产的 6%,而死后捐赠只占其财富的 0.04%。研究者分析,遗产捐赠的潜力没有被充分开发,跟美国的长期护理和健康消费增长、富人收入模式(通过资产管理来追求财富持续增长)、有限的遗产规划(约 40%的人还未准备好遗嘱就去世)等原因有关。


  (——未完待续。《“美国梦”的破灭与修复:富人慈善的悖论与启示》全文共2万余字,因篇幅有限分七期推送,敬请关注。)